面对飞行员全球紧缺问题 我们该如何解决

时间:2015-11-17 编辑:黄金城

    全球最大飞机制造商波音的最新报告预计,未来20年全球需要55.8万名商业飞行员,平均每年有2.8万个职位空缺。此外,到2034年,全球还需61万名从事商业飞机维修的技工。面对报告的预测,媒体舆论与大众对航空专业的热情再次被点燃。有人说,各国的飞行学院又要火了,这也是今后大学生就业市场最有“钱途”的职业。

  近年来,飞行员和航空人才一直都存在短缺现象。在美国,2012年数据显示,美国航空业正在迎来一波退休浪潮,美国航空公司可能面临自20世纪60 年代以来最严重的飞行员短缺。国际民航组织(ICAO)2014年报告显示,飞行员缺口最大的地区是航空业发展最快的地区,亚太地区每年缺口为9048 名,拉美地区每年缺口为4036名,中东地区每年缺口为1598名,欧洲每年缺口为7597人。在印度,政府正在计划出台一条“反挖人”规定,禁止航空公司互相“偷取”职员和飞行员。

  全球飞行人才的短缺,源自对飞行员的严苛要求。即便单凭更多的人涌入各国的航空学院,短期内也无法弥补航空人才的短缺。一名飞行学员从开始学习到取得飞行执照需18个月到数年时间,要想成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机长则需要更多的时间。

  满负荷工作的飞行员导致的飞行事故,让各国不断强化对飞行员的培训要求与工作制度。2013年8月,美国新联邦法规生效,要求所有新聘副驾驶拥有至少1500小时的飞行经历。此前,副驾驶只需要250小时的飞行经历;2014年初生效的法规规定,飞行员执行飞行任务前,必须能够连续睡眠8个小时。无独有偶,欧盟航空安全局上周建议,商业飞行员接受起始训练期间或上岗之前,应该接受心理评估,将定期接受药物和酒精检测。严苛的要求似乎限制了飞行员再供应,考虑到生命安全,我们无须非议上述规定。

  为了应对飞行员短缺,各国可谓是狠招、歪招、奇招不断。各国廉航采取待遇丰厚的“挖人”计划,一定程度上满足了航线的增速需求。俄罗斯2014年4月发布法令,允许本国航企雇用外籍飞行员,成为一项必不可少的过渡措施;英国采取过招聘前空军飞行员计划,实现了飞行员利用的“军转民”;英 国航企采取过“实习生培训”计划,以便让年轻人尽快加入到飞行队列;亚洲有些国家则采取了举办更多的民航学校,缩短并降低培训质量成为短期不得已的选择。 日本交通部“更狠”,从今年4月下旬最新规定:飞行员的年龄上限从64岁提高至67岁。

  很显然,飞行员只是庞大航空系统的一环,正如波音服务副总裁雪莉·卡伯里所言,“满足航空业的需求挑战,不能由一个公司或者一个地区完成,这是一个全球问题,只能由所有参与者,包括全球航空公司、飞行和训练设备制造商、培训机构、监管机构和教育机构共同完成。”全球性飞行员短缺显然是一个长期的问 题,需要稳妥地、长期地、系统地寻求解决。

    将本文转发至: